2014年初YLE与芬兰语教学的讨论

TKK+HSE+TAIK

Moderator: rozyang

Post Reply
User avatar
zizu
Posts: 214
Joined: 02 Apr 2009 14:34

2014年初YLE与芬兰语教学的讨论

Post by zizu » 16 Mar 2014 14:49

YLE新闻关注芬兰的芬兰语教学,进行了电视讨论。
最开始是号召外国人提出问题
http://yle.fi/uutiset/suomi_vieraana_ki ... us/7111867
然后发来答复
Sorry for the delay in my answer. We received over 70 e-mails concerning this topic so I didn´t have enough time to react earlier. Some of you we contacted last week and those topics inspired by those contacts were covered in our tv-programme (here are links to programs in Yle Areena http://areena.yle.fi/tv/2151989 , http://areena.yle.fi/tv/2170304 , http://areena.yle.fi/tv/2170305 )

I also summarized points that repeatedly came up in your responses and asked two experts on the matter to answer them. The summarizing article is here http://yle.fi/uutiset/maahanmuuttajien_ ... f=leiki-uu

It is in finnish but I hope it answers and reflects some of your questions and ideas concerning language training here in Finland.

For me personally this project was very educating - I´m now more aware of the difficulties (also some very encouraging stories too) immigrants face here and I really hope our dealing with the subject at some level helps to develope the whole system or at least it would increase awareness of this topic.

Best regards,

Ystävällisin terveisin
Jaana Siljamäki
Toimittaja
Yle Uutiset/Suora Linja
jaana.siljamaki啊yle.fi

下面翻译上头提到的重点汇总文章。
大姨妈毕业多年了,严禁叫学姐!要叫学姨!

User avatar
zizu
Posts: 214
Joined: 02 Apr 2009 14:34

Re: 2014年初YLE与芬兰语教学的讨论

Post by zizu » 16 Mar 2014 16:30

http://yle.fi/uutiset/maahanmuuttajien_ ... f=leiki-uu
发表于2014年3月6日
Jaana Siljamäki
移民批评芬兰语教学,芬兰专家如此回答

题语:芬兰希望有更多的移民来满足劳动市场需要。YLE从焦虑的移民那里收集了反馈。融入计划达不到目标,因为语言教学里有很多困难。
YLE新闻向广大移民读者征集意见,芬兰语教学是否有很好地服务于移民。不到一周就收到了超过60封邮件,大多数来自移民本身。
我们将移民和其他参与讨论的人的视点整理成观点与回答的形式。有关部门的负责人是:Merja Vannela,移民劳工政策语言培训Axxell的负责人,以及教育文化部的培训与科学政策顾问官员Ulla-Jill Karlsson。(译者注:两人来自不同部,芬兰政府特色是两部之间一般不会有交流)

问:很多移民来芬10年也不会说芬兰语,哪怕去了语言课,为啥捏?
Merja Vannela: 这是事实,有很多可能。最常见的就是当社会给了机会,此人自己没有足够投入。学什么都不容易。英语好的,学芬兰语就难。10年前语言教学方式也不同,这10年来发展了很多。

问:语言课难排上。
Vannela: 大致上是事实。不是所有人都能进劳工政策学校组织的课,尤其是首都地区。此外有自选课,其水平大有区别。劳工办公室可以为自选课付钱,如果它与劳工政策组织的课相对应。问题是,移民不知道其区别。
(译者注:自选课链接
http://www.te-palvelut.fi/te/fi/tyonhak ... index.html

问:语言培训的质量参差不齐,进课机会和课程质量地区区别很大
Ulla-Jill Karlsson: 研究显示,如果课程是项目型的,老师换得很快,没有可持续的组织性。改善这种项目计划的行动正要开始,以保证我们能做多年型的项目。
Vannela: 城镇之间没有明确的质量标准系统。劳工政策学校的培训竞争很大,开销也是一个因素。首都地区移民太多,相应的平均可用预算就小。自选课教育的质量又不一样了,首先它完全没有面向工作市场的引导内容。融入项目的教学里于2012年夏天开始实行,但只影响劳工政策培训,而没有影响自选课。
(译者注:两婶不约而同避开教师质量的焦点问题而谈起了经费。)

问:现今的系统里,移民会被分到不同级别的班里。很多读者反馈说,同一个班里的人区别太大,例如文盲和识字的在一起。
Vannela: 首都肯定不会如此。只有在人少的地方才如此,不然课里学生不够。自选课里可能会如此,因为大家可以自己选什么时候去哪里参加什么课,我们没法为他们安排最合适的课。
(译者注:可见小地方政府为了省钱尽量少开班,会把文盲跟大学生放一起,才不管你的学习效果)

问:个别情况下,教了太多芬兰历史。学生希望能教更多的与生活和工作相关的内容。
Vannela: 在我们的(劳工政策)课里这完全不会。我们当然会全力把人往工作岗位上引导。但融入教育中肯定还是会有些普及芬兰常识,但重点不在此。

问:语法教太多了,日常交流教得不够。
Vannela: 这个10年前就讨论过了,我们(劳工政策)课里重点是学说、理解、写和读。语法对受过高等教育的、会几门语言的移民有用但对慢班学生没用。当然还是要提,语言是从交流中学会的。母语教师必须取得s2技能证书,但对于移民的芬兰语教学跟教芬兰孩子是肯定不同的。

问:课里教书面语,然后口语变成一种震惊经验。为什么芬兰语教学里没有注意这个?
Vannela: 这是真的。现在我要说(劳工政策)的课程里不是如此。我们很长时间以来一直是双轨制:人们说啥,和人们写啥。芬兰语出于某种原因,这两者区别很大。例如工作实习中有学生反馈说,口语带来了震惊。很大程度上应该是语速造成的。

问:学习中缺芬兰人;移民学生靠彼此对话进步很慢。
Vannela: 这个在实践中如何组织?如何能让普通芬兰人加入?我们也在探索。一般来说问题出在移民离开芬兰语课就不说芬兰语了。我希望芬兰人能改变一下:给移民一个机会,跟他们说芬兰语吧。
(译者注:这是个有趣的问题。对于难民,没有几个芬兰人愿意跟他们说话。对于结婚过来的,用糟糕的芬兰语与芬兰配偶交流,有影响感情的可能。)

问:用芬兰语教的芬兰语课,对于对芬兰语一无所知的人来说是不可能的任务。
Vannela: 出于某些原因,对于说英语的人来说,他们不能接受不用英语上课。这是个公平待遇的问题,班里总会有一句英语也不会的,这些人就会被排斥在外了。我原则上不反对用英语作辅助语言但事实上不可能。
(译者注:事实就是,政府没钱给英语好的人单独开个英语教学的班。)

问:移民中各人处于不平等的位置。来芬工作的进不了语言课,哪怕自己愿意交钱也不是所有的雇主都能组织的。
Vannela: 他们确实掉夹缝里了。雇主们是有部分责任的,这个不该归政府管。我推荐一个系统,教学可以在早上,白天和晚上进行,如果要工作,可以晚上来上课。
Karlsson: 政府融入项目里已经有写。雇主也认为学语言重要,让工作变得更容易。但基础的语言能力还是应该通过政府投资的语言课程的方式取得。
(译者注:在这里你可以见到芬兰两部间不交流的结果了。劳工部没觉得是他们的责任,而教育部似乎并不支持私立的初级芬兰语课程。)

问:外国学生无法通过在芬兰大学学习取得足够的语言教育。这个对于使得他们找工作困难,因此很多人毕业离开了芬兰。
Vannela: 确实如此。如果说我希望在这个国家里结束一件事情,那就是对外国学生进行英语教学的教育。这些项目要求如此之高,无法在学习同时学芬兰语。
Karlsson: 这个是我们要改进的。
(译者注:Vannela貌似在攻击教育部的国际化政策和招来的学生太烂。教育部的Karlsson未反驳。)

问:当移民来芬兰,谁也不管理整体事务,他们只能一个一个政府部门的柜台跑。
Karlsson: 这个肯定是不同的人经历不同。我2007开始做这个岗位,当年比现在更糟糕。现在已经比以前更好地准备了。
Vannela: 应该是由于例如,(劳工政策组织的)语言班位置不够,然后劳工办公室就说你去申请自选课程吧。

问:由于这些运作糟糕的语言培训,芬兰现在丧失了相当大的本来可以由移民提供的潜力。
Karlsson: 我们没有足够的面对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设计的语言课。这个当然会影响,如果是没法用英语工作的岗位的话,就没法融合他们。这是个很有挑战的问题,世界其他国家也有这个情况。
Vannela: 我不能同意糟糕这个形容词。首都地区的工作政策培训学校发展得很快。当然我们肯定会遗漏了一些人。如果是直接来芬兰读书或者工作的,也没有人组织他们在主业之余学语言,确实其潜力会丧失。
大姨妈毕业多年了,严禁叫学姐!要叫学姨!

Post Reply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No registered users and 2 gue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