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买提论坛看来的好文:小公司的政治斗争

TKK+HSE+TAIK

Moderator: rozyang

Post Reply
User avatar
zizu
Posts: 214
Joined: 02 Apr 2009 14:34

买买提论坛看来的好文:小公司的政治斗争

Post by zizu » 01 Mar 2014 22:11

转发此文,光是重新排版都已经很累。
为什么要转发,虽然芬兰公司里面远远没有这么复杂的政治斗争?
因为一,难保你所在的公司不被美国公司买走。二,谁又知道你会不会碰上极品同事。多看点这类经历,对大家都有好处。
中国古代的政治斗争确实很牛逼,但到了现代,学校教育根本不教这些,不进政府部门也没有斗争的机会,来国外读书的好孩子们更是想都没想过了。

此外还有一点我觉得非常赞同的就是,华人之间还是要建立紧密的职业关系网,互相介绍工作。最早芬兰的华人白领圈基本都是基鸭的人,他们之间是相互嫌恶的,甚至有人的同学背后寄信给他的经理捅一刀的。经过几轮大裁员的洗牌,外加这些年来的孩子家里条件也要好多了,芬兰的华人白领圈开始建立了信任,也开始有互相帮忙通风报信找工作了。希望这种健康的风向能够好好地发展下去。

美国的印度人比华人要团结得多,soft skills平均水平也要高不少,华人应该学习这种优点,而不是一味抱怨被阴了。


发信人: JVMCLR (很久很久以前,我是面试时的分子), 信区: JobHunting
标 题: 扫盲贴:给大家讲讲公司的political game 1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Feb 20 12:40:17 2014, 美东)

首先声明:版上有兄弟认识我的马甲,请不要戳穿。

发这个帖子有几个目的:
看大家最近因为refer国人产生争执,希望能对一些童鞋有所启迪。为了警醒那些觉得“凭真本事吃饭”,“在公司要讲原则”的童鞋。给涉世不深的小朋友们看看公司斗争的残酷性。不要以为自己进了好公司,拿着不错的薪水就可以鄙视周围的同学和朋友或是素不相识的人。永远记住:你能走多高多稳,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对别人的态度和你能够提供的帮助。

背景介绍:公司是个startup,但做的比较大,有若干产品分布于美国各个地区。 人员级别层次如下
CEO-SVP-VP-director-team manager-architect-senior-engineer

进公司的时候,正是公司第3次号称要IPO的时候。没错,是第三次。前两次都因为各种原因没能够IPO。我进去的时候,公司正在加紧release 新的版本,甚至已经找了进行IPO的投行。但到我被layoff的时候,还是没能IPO。为什么?

先从最远处讲。
公司的founder F是个很能忽悠的主。据说之前忽悠过无数投资,搞了很多公司,但大多无疾而终,把无数VC玩成了凯子。这样的人为什么还能忽悠到钱?因为人家忽悠成功过,而且成功的那一次是billion级别的。
所以这之后F依然能够忽悠到钱,而且用忽悠到的钱把公司做得不小。但是,连着2年不能IPO,board有点坐不住了。为了稳住board,F搞来了他的哥们助阵,有点steve job请那个卖糖水入伙的意思。人算不如天算,board果然信任这个卖糖水的哥们,结果就是------board和卖糖水合力设局把F给踢出去了。。。。。卖糖水的成了CEO,并且发现公司的盈利和产品都很不稳定,必须推迟IPO,并要求在短期内把所有产品整合,做成一个有稳定营收的系列产品。board支持了卖糖水的这种策略,公司继续朝这个方向努力。开始我还纳闷,不都是推迟IPO么?F来搞和卖糖水的来搞有什么区别?
后来我才知道资本的厉害之处。对F来说,忽悠到了钱,board对他不能怎么样了,只要他在那,就依然可以左右事情的发展方向。而卖糖水的接这个摊子,就等于立了投名状。如果这个卖糖水的玩不好的话,或者他把IPO搞砸了,那不光是IPO后股票可能变成penny stock,他自己进去捡肥皂都是有可能的。

F被踢出去以后,斗争却没有停止。不久以后,sales 的头出局,紧接着,CFO出局。上面的血雨腥风我们这种小虾米感受不到,只能从邮件中略知一二。但隐隐约约的也感觉到公司处于剧烈动荡之中。动荡之余,俺写俺的程序,fix 俺的bug.倒也悠哉悠哉了几个月的时间。

CFO被踢出局以后。公司暂时平静了一段时间。美女product director从公司总部开会回来以后,带回来的消息似乎不错:我们是公司的核心产品,公司IPO是以我们的产品为基础才可能进行的。消息一出,大家送了一口气,做项目的继续做,烙印们继续打foosball,继续跟我的烙印老板整天打情骂俏,亲密无间。
突然有一天,高层空降了一个SVP。这空降兵是什么角色?据他自己说,他是跟larry ellison称兄道弟,充满基情的那种。他自己搞着公司,同时也是若干个公司的board成员。来我们公司之前,跟卖糖水的有交情,给我们公司做过consulting。所以买糖水的干脆就把他请过来,一起成一番霸业。SVP直接向卖糖水的汇报,就连主管所有产品的VP都在他之下,其地位邵然之。
在SVP见面会上,我等大小虾米自然是拿着coke大力鼓掌,嚼着pizza热泪欢迎。热泪之余,平时只干活不说话的architect “树同学”,很谨慎的问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您对这个产品和team有什么看法和想法?

树同学为什么要这么问?这里有几个背景。首先,请这个做consulting的来,意图的是很明显的。
公司里现在存在问题,请他来就是来解决问题的。第二,在高层看来,我们这个产品有“很大”的问题,这个组有“很大”的问题。
先说产品的问题。
这个产品的问题是什么呢?这个产品的问题是,从被总公司收购的第一天起,这个产品的release就没有哪怕一次是按时完成的。每次都是拖了又拖,补丁上加补丁。为什么会这样?搞产品release的童鞋肯定明白,这八成是产品被搞得太复杂,或者每次加的东西太多太杂导致的。不幸的是,我们的产品,两者兼而有之。一方面,这个产品是被收购得来的。本身的设计考虑到了很多的方面,但实际上,目前我们的客户用不了那么多的功能和设计,但有些新的需求,系统原设计里又没有。
所以很多时候改代码的时候,感觉是把一辆法拉利改装成一辆拖拉机。经常改着改着,反而把系统改得越来越复杂。
另一方面,上面要把产品卖出去,sales就只好什么客户有什么花样需求都答应下来,这样product组就得搞出这样的功能需求。需求出来了,这帮搞开发又push不回去,就只好尽量做,不能不做。这东西没事就加一点,没事就加一点,做着做着就发现做不完了。做不完就只好延期,一延期,对上面来说就是development team的performance不行。久而久之,就形成了恶性循环。而在上面看来,这帮人除了延期就不会干别的。而实际上下面几个engineer 累得要吐血。
此外,我还没怎么提及的product VP 大胖子在这里扮演了一个很negative的角色,这个放到后面再说。

而说到个组有“很大”的问题,在最近的一次非常重要的release里面,某个关键的功能,直到release前2周的一次demo中才发现,压根就没写。。。。。。。

想必现在大家也明白了高层知道这种消息以后的反应了,不要说那些高层,换了谁那都是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
那这么大的漏洞是怎么回事?又怎么处理呢?

大家喜欢看,我今天就多写点。希望能够对对大家有所帮助。
接着上回。产品release前2周才发现有重要功能没有做出来,这种事情摊到任何人身上都是吃不了兜着走的节奏。但对于亲爱的发哥来说,这不是个问题。发哥是人见人爱的,组里的成员都喜欢他。发哥也是个好人,是组里详细给本菜讲解技术细节的两人之一(另一个是人见人爱的肚哥)。摊上这种让director都吓的面无血色的bug之后,发哥用尽全力得攻坚了一个礼拜,在还有一个礼拜产品就要release的时候,在实在无法完成任务的情况下,怀着内疚的心情和他的一个女朋友去夏威夷度假了。。。。。。。。。。。。

童鞋们,你们能想象一下我老板这种时候的心情么?你能想象他面对高层诘难时的尴尬么?
我相信那时候,让草泥马在心中日夜奔腾,是他唯一的选择。
有开发经验的童鞋在这里肯定会问,发哥一个人可以搞出这么大的问题?你问对了,这恰恰的是最麻烦的地方。
按理说,functional spec的是engineer和product team 双方共同确定的,确定之后,QA要按照用例进行测试。
即使有问题,也应该很早就发现了。但是在这个bug的问题上, product team没和engineer沟通好,发哥自以为理解了所有的spec后就去悠哉悠哉了。此后product那面也再没提这一茬,QA那面也没有收到测试用例。
这一来一去,问题就被掩盖起来了。出现问题的时候,大家找谁的麻烦?当然是找engineer的麻烦。为什么?
因为product 那面有能够通天的美女director罩着,谁也不敢去那里找麻烦。QA没收到测试用例,板子打不到人家身上。那板子怎么打?打到我们的engineer director身上? 打到我老板身上?项目管理不利?官话可以这样说,上面也可以这样认为,现实也的确是项目的组织和监管出了问题导致的bug. 但私下里和实际操作过程中,这两个孙子把自己的责任推的干干净净---------责任,永远只属于engineer的。发哥在这个时候没有“顾全大局”的取消旅游,而是很为难且内疚的去了夏威夷,让老板们又多了一个让发哥把这个黑锅背到底的理由。


说到这里,多说两句发哥。发哥其实是很好的一个人。开朗,乐观,大度,聪明。我老板也说过,从来没有见过像发哥那样能如此迅速理解business requirement的engineer。但发哥也有他自己的问题。你经过发哥的cube, 基本上只能看到他在做2件事情:在电脑上看facebook, 或者在手机上看facebook.另外发哥很显然不太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不做死,就不会死。

发哥几年前就遇到过一次险情:用公司的电脑下盗版软件,结果被发现了。因为这个事情差点被fire。据我老板说,是他当时save 了发哥的ass。之后发哥一直在做一个模块,悠哉悠哉的做,一做就是2年多。这两年里,发哥的悠哉发展到了让我瞠目结舌的程度。举个例子,一个跟别的产品组做两个产品integration用的webservice,发哥悠哉了2个礼拜才交货。童鞋们,做过web service的小朋友们,你们应该知道做一个web service要多久吧?树同学贵为architect,大概用半个小时,我这种门路还没摸清的greenhorn,搞清楚需求,写代码加测试大概要用一天。发哥作为组里最资深的engineer,用了2个礼拜。。。。。。。
其实2个礼拜也没事,咱engineer们关起门来说话,这不就是拖了拖工期么。这个问题的关键是,这个integration是和别的组合作的,人家在那面等着呢。和别的组合作是什么意思大家应该明白:VP在上面看着呢。那面一报告进度,说2个礼拜了,这面的一个web service还没做好。VP再仔细一问这面,说一下这个web service 是怎么实现的。听完以后,马上脸色就不好看了。
其结果就是VP有了确凿的证据证明这个engineer组效率及其低下,一个及其简单的web service,需要2个礼拜的时间!!!!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发哥这么搞了若干次以后,老板已经对他没有什么好脸色看了,发展到后来,跟发哥谈话的时候,言语上也没什么好听的话。等发哥捅完上面说的那个大篓子,度假回来以后,老板的话就非常难听了。发哥性格好,但也不是什么都能忍的。一次忍无可忍之后,发哥喝了点小酒,发了封Email:爷不干了!要么说发哥洒脱呢,说不干就敢写email。但酒醒了以后,发哥发现自己还没开始找工作,好像生存有点问题。。。。。。。于是又找哥几个商量怎能挽回这个局面,毕竟这是湾区,饭还是得吃的,房租也不是开玩笑的。发哥后来低眉顺目的去找engineer product,想要收回辞职信。但他不知道的是,当收到他的辞职信的时候,我老板,engineer producct, 还有VP几乎都要热泪盈眶的high five了。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再让他收回去?于是乎,桌子都没怎么收拾,发哥就跟大家说拜拜了。还好湾区工作不难找,发哥很快就找到了另一份工作。

发哥走之前向上层写了大字报,而且还给哥几个都看了看,我这种英语狗屁不通的主,还帮他改了个错别字。。。。。。
而这件事情,从某种程度上促成了后来的那次layoff。

这里一定有同学不理解,发哥人好,但凭这个老板就不敢收拾他?换了随便一个老中,这么长时间出工不出力,早就被开了。对的,这种事情老中做不得,三哥也做不得,但是,发哥作为奥总统的老乡,做得。明白了么?
发哥离开以后的几天,办公室里有点萧条的感觉。毕竟朝夕相处的兄弟不见了,又是闹的这么不开心以后消失的,大家多少还是有点不太舒服。俺没什么出息,虽然跟发哥处的时间不长,但是看到他空出的cube,总觉得心里不是很舒服,我觉得,其他兄弟一定跟我一样有些伤感,有些惆怅,有些。。。。。。。。我觉得我好像错了。。。。。。
仅仅一两天以后其他的烙印兄弟们好像这件事情没发生一样,foosball 照打,跟老板谈笑风生,宛若沐浴在春日里的阳光中一般。。。。。看到这种情景,我和我的小伙伴树童鞋都惊呆了。。。
这尼玛不佩服实在不行啊!这尼玛都是100%笑容满面,你根本看不出来这是一群几天前还在一起义愤填膺,给发哥出主意怎么对付老板的人。

这尼玛绝对全是人才!!!

说句实话,我真的很佩服这帮烙印。职场上,凡事以利益为先,其他的都是浮云。人家把这条原则抓的准准的,从表面上看,跟谁都能处得像兄弟一般(除了我这种异类+foosball菜鸟)。至于什么睁眼说瞎话,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属于"具体技术细节",没必要太在意。再说的远一点,口蜜腹剑,欺上瞒下,背后捅刀子,暗地里下绊子这种事情,这都也算是职场基本技能了。大家以后即使不小心领教到了,也不要太大惊小怪,了不起按照同样的规格礼尚往来就是了。

有同学会在这里问一句: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吗?对所有人也都要这样么?
我觉得,见仁见智吧!有些地方相对来说风平浪静一些,可能不太需要这样的技能也能过的下去。
但是资源总是有限的,能够往上爬的机会也是有限的,你总有需要跟别人争的时候,这个时候如果你还是"too simple, sometime naive",不知道如何防范和反击,那就别怪别人玩你了。
毕竟职场是残酷的,总有人会变成为成功者脚下的分母。另一方面,在这个时候,你会理解到同胞和同盟的分量和价值。

烙印里面有个带着眼镜,看起来和说起话来都憨呼呼的伟哥。和其他烙印不一样,从我进去时起,伟哥就不太跟烙印老板热乎, 这点让我觉的有点奇怪。后来了解到伟哥也是职场上混了近20年的人,才想到伟哥没准是个做事比较有原则的老同志?后来知道伟哥其实是个contractor, 我的理解是contractor应该在公司小心翼翼才对,否则合同一到,人家不续约就麻烦了。但伟哥彻底颠覆了我对contractor的理解,因为伟哥和其他烙印一样,是foosball的狂热爱好者。基本上我进公司的头一个月,伟哥不是在打foosball, 就是在找人打foosball的路上。一天8小时的时间,foosball那里的噪音就基本上没消停过,我那时经常问自己,这个公司真尼玛是startup? 我上小学也没有这么清闲过好不好?

但是,这就是startup。伟哥和其他几个烙印/准烙印,时常组队赌starbucks,在footsball和楼下的starbucks里度过了美好的时光,同时也结成了深厚的友谊。为后来发生的事情做好了准备。
发哥走后,有过一小段比较平静的时光。大家写code的写code, 改bug的改bug。老板计划着通过一些措施提高系统的性能,给大家都分配了一些任务去做。这时候我发现伟哥经常性的在各个cube边转悠,用我即使把耳朵凑在他嘴边都听不清的男低音说着其他所有人都能听明白的印度英语。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伟哥每天站着的时间好像比坐着的时间都要多。有时甚至会站在我背后,随便问几句。这时的伟哥,浑身散发着那种”同志们辛苦了“的天然气质。每当他张开手臂轻拍我的肩膀的时候,那种气质都让我感觉到那种宽厚,赞许,认同和混淆着咖喱味的一点点狐臭。
而就在这段时间,肚哥越来越多的向我提起发哥其实是被冤枉的,这个责任本不应该发哥来负。伟哥也越来越经常性的和肚哥,村长哥等人下楼买咖啡,一呆就是半个多小时。我就奇了怪了,公司的咖啡不是不要钱么。。。。。。

该来的终究会来,某一天,当我再次好奇的问肚哥what's going on的时候,肚哥小声跟我说,让发哥走是不公平的他们所有人,都忍无可忍的忍了老板很久很久了。。。。。。。

尼玛真的假的???我听到这个话当时就觉得自己屹然就是个傻子。人家全民的阶级矛盾都到这种程度了,我竟然就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自己这几年的职场算是白混了。紧接着肚哥小声跟我说,他们打算告御状,要求让树同学当带头大哥。而这个计划很快就要实施了。。。。。。

前面的帖子里提及了发哥被扫地出门的事情。有童鞋提出QA为什么没有发现bug的疑问。
在这里我大概说一下。我原来公司的办公室被lobby分成2部分,engineer在一面,qa和product在另外一面。我们平时都不怎么见得到另外一面的人,除了开会和偶尔的讨论问题。测试用例是QA写这个没错,但这个是需要product支持的,有的时候还需要engineer参与,因为企业系统里面的business rule 非常繁杂,稍有不慎就可能出问题。导致发哥被扫地出门的那个问题就是个典型:一方面发哥误以为自己完全理解了,另一方面在交流的时候product和qa也没有完全说清楚。一来二去,这种错误就被堆积如山的其他spec 给掩盖了。直到最后demo的时候,product提了一句**功能是怎么实现的,所有人才发现这东西根本没做。

这种责任怎么推?product是美女director罩着的,就算你想往那推,老板也没那个胆量。qa那面就一口咬定了自己是按照要求写的测试用例,人家头也这么说,再加上他们跟product近,穿一条裤子,要硬推过去也比较困难。
假如发哥是那种就地撒泼的主,一口咬定责任不全在自己,那这个事情可能也就含含糊糊的过去了。
坏就坏在发哥他自己比较nice,本身也有责任,加上老板又不出头。最后就是这帮人就拿发哥当炮灰用了。

另外看到后面有跟帖说自古有人就有江湖,小公司的这种算计没什么意思,让多看看36计什么的。。。。。。我觉得这种便宜话就不用拿来show了吧? 写一个你认为高大上的给大家看看,也让我这种屌丝开开眼?

接着上次说。自从肚哥小声跟我说了他们准备要搞反压迫,反迫害,我就开始留心观察周围人的言行。
首先的老板发生的变化。老板明显对我越来越客气了。。。。。这让我很是受用。有时我有点业务上的问题没搞定,跟老板说可能需要多用点时间,老板会很和蔼的告诉我,你尽管去搞,多用点时间没关系,关键是要学会里面的东西,这个最重要。老板对我的态度越来越好了,但肚哥村长哥他们好像在办公室说的话却越来越少了。仿佛大家突然忙了起来,就连foosball也是每天只打3,4次了。。。。。就这样,从听到肚哥说要告御状起,这种风平浪静维持了至少2,3个礼拜。期间我又扯着脖子问肚哥,感觉老板好像不像你说的那么操蛋啊?好像挺宽容人的么?肚哥眯着眼睛小声说,别着急,你来的时间还短,过段日子你就知道他面具下面是什么样子了。

又过了段时间,我发现办公室的气氛突然有点紧张。期间跟树童鞋出去吃饭的时候,我了解到,老板对伟哥不满意,说的话不太好听。原因是老板对伟哥有很大的意见。伟哥是按照资深老年马工招进来的,工资相当高。面试的时候,伟哥那是问什么会什么,要什么有什么,尽显牛印本色。等招进来一让干活,就tm愁人了,不出活不说,出的活也根本不值那个价钱。我吃完饭回来跟肚哥再一打听,听到的老板的话那不是不好听,那是非常难听。基本上说的就是白话版的“你丫根本不值这价钱,我觉得你丫该赶紧找工作了”。肚哥说,这种话对近20年工龄的伟哥来说基本上等同于侮辱,所以俩人在老板办公室里就吵吵起来了。

听完肚哥的版本,我心里也开始犯嘀咕。实话实说,进这家公司面试的时候,看着老板摇头晃脑的在那车轱辘一般说各种他考我的编程技术是怎么实现的,是基本功,是如何的常见,不会是多么的不应该。
我当时非常有问候他大爷的冲动。但是进了组以后,说句良心话,老板没为难过我。给了足够的时间让我学习和犯错误。凡事有什么不懂的问题,老板帮起忙来还是比较尽力的,起码比其他几个烙印要尽力的多。
另一方面,由于我紧紧的团结在architect树童鞋的周围,树童鞋也跟我说老板对我的印象很好,觉得我干活够拼命,人也不错。所以当同样是好人的肚哥这么跟我说老板的时候,我还是相当诧异的。当然这也使我的位置有点尴尬。一方面肚哥这样的是阶级弟兄,如果我两耳不闻cube外事,于情于理都有点说不过去。另一方面老板目前跟我的确没有什么阶级矛盾,我实在是没有理由撸起袖子加入肚哥他们的战斗组。不管怎样,这种事情一旦发生,明显是只有一面能留在这个办公室里,在这个阶段,哪面占优,一时还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拭目以待。

再次跟树童鞋吃饭的时候,我透露了肚哥他们想拜树童鞋做大哥的想法(我觉得肚哥告诉我这个,其实也是让我先给树童鞋带个话,看看有什么反应)。树童鞋明显比较紧张,说他还没有听说过这个事情,肚哥也没有跟他提起过,他自己也不想做manager,因为太累,开会太浪费时间了。
之后我问那伟哥那个事情谁对谁错。树童鞋觉得伟哥好像的确表现的不像资深老年工的水平,另一方面闹出这么多事情,老板可能是火气大了点。
之后我又问,那我这种位置怎么处理这些关系呢?树童鞋建议我跟他一样,不闻不问,不折腾。后来的事实证明,同样的策略对树童鞋来说可能是对的,对菜鸟我来说就不一定了。。。。。

上次提到了肚哥和树童鞋。这次多说一下这两位。

肚哥不是三哥,是印度半岛最南端那疙瘩出来的。肚哥是个佛教徒,是个热心肠的人,是个好小伙。肚哥那是长得帅,又会玩的杰出代表,其形象基本秒杀公司里的其他烙印类烙印,其时常谈笑风生之间,让公司的白牛白婶白大妈们花枝乱颤,让本来风趣幽默的老板暗淡无光。
加之肚哥聪明,肯干,在公司的时间比较长,因此有一定的江湖地位,是和村长哥齐名的,老板最器重的2大次重量级高手之一。
本菜进公司的时候,肚哥可以说是公司里唯一一个除了老板之外,能够把2个最重量级的模块整个给我讲明白的人。就这么牛逼的人物,这么好的人品,居然和我一样,是普通马工?

在饭桌上问肚哥之前,我真的是百撕不得骑姐。几片牛肚下去之后,我就明白了,原来高帅富各有不同,屌丝都是相似的,是不分国籍的。肚哥跟这里众多wsn的经历差不多,在长满庄稼的地里整了个cs master,出来后随便找了个小屁公司干了段时间。后来跟着千老媳妇跑到湾区来了。到了湾区被一个小公司老板用签证又压榨了段时间,总算逃到了现在的公司,一呆就是2年多,算是站稳了脚,就盼着传说中的IPO和办下绿卡后,让小日子过的红红火火。
但是和这里很多为了身份骂娘的兄弟一样,肚哥虽贵为没有排期的外星人,但签证和绿卡办的也是颇为不顺。更为上火的是,身为2大次重量级高手的肚哥,2年多了,依然是普通马工一枚。未能实现其“能挣钱,长得帅,又会玩”的远大理想。身份这个事情就不用说了,跟这里很多童鞋一样,说多了都是泪:还在opt就在愁h1b, h1b拿到了愁换工作和renew,甚至还没开始renew就得愁如何求爷爷告奶奶的办绿卡。这时候各个公司的HR和律师又都是出奇相似的操蛋,把你拖到不能再拖了还在想办法拖你。。。。。看到这里别跟我说你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这个世界屌丝居多,办绿卡的时候这个规律依然有效。有些其实不错的青年一不小心踏上了屌丝的节奏,就很有可能跟着这个节奏跑很长一段人生。有了身份这个限制,公司想玩你就是顺理成章的了。由于各种原因,尽管老板谈起肚哥干活,那从来都是竖着大拇指的,但轮到升title的时候,他就开始用那根大拇指抠鼻孔了。

年长点的童鞋有没有点感同身受的赶脚?悲催吧?别急,下面还有树童鞋的故事。
树童靴是同胞。虽然隔着海峡,但依然是有共同语言的同胞。树童鞋话不多,跟我的话也不多。
一进办公室就是干活,开会,干活,走人。中午吃饭一般都是被我拉去一起吃,一边吃一边尽量有的没的着我这个话痨东拉西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层关系,老板从一开始就对我态度不错。所以从这一点上讲,我一直觉得在公司抱大腿和抱团绝对是新人首先要攻克的几个重要项目之一。树童鞋的title是老年马工,但他其实是architect,直接向我老板的老板汇报,但由于历史遗留原因,这个title就是没上去。树童鞋在公司里是什么地位呢?简单的说,没地位。。。。。。
因为如果有地位的话,我也不会在他休假的时候被别人干掉。。。。。
但是,没有树童鞋,这个公司玩不转。你不要不信,树童鞋就是牛逼到这个程度。简单的举个例子,树童鞋有一次出去晒太阳了。期间公司产品出了个问题,从前到后,别管谁我老板还是平时各种牛逼的诸位哥,谁也找不出问题,就只好临时搞了个拆东墙补西墙的弱智方子在那糊弄了一个礼拜先。等他们眼巴巴的把树童鞋盼回来,上午10点树童鞋光彩照人的进了办公室,下午4点树童鞋就找出了问题在UI。这时候UI的牛逼哥依然在那嚼行什么问题不一定是这个,可能是**的问题,可能是xx的问题,还可能是&&的问题,甚至有可能是.net framework的问题,或者是IIS的问题,反正就不一定是UI的问题。然后树童鞋就当着各位大佬的面,把这个bugreproduce了一遍,同时说明了这个bug是怎么形成的,应该怎么解决。然后树童鞋平静的表情很明显是在表达这一个信息:

这!下!大!家!满!意!了!吧!!?

别人是不是满意了我不知道,但据树童鞋说,之后UI的那位牛逼哥从此再也没在树童鞋面前吹过一个牛逼。。。
树童鞋20多年的工龄了,我原本就知道他是backend的大牛,以前没少做架构级的东西,但我后来才知道,他的frontend比backend更熟。当我以为frontend是他的极限了,哪晓得他觉得最亲切的是c++。。。。。。。后面的我就没敢再问,我觉得自己太丢人了。
这种牛人其实放到任何一个公司里都是可以独当一面的人物。但是据树童鞋讲,往往是带着兄弟们上前拼的时候有他,等搞出东西了,带着大红花show credit的时候,他却往往是出去吹风的那个。等形式不好,卸磨杀牛的时候,他伟岸的身躯又出现在了大家的眼中。。。。。这种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甚至在我们公司也出现过一次。

可能对于老中来说,技术太牛,也是一种罪过?
大姨妈毕业多年了,严禁叫学姐!要叫学姨!

User avatar
zizu
Posts: 214
Joined: 02 Apr 2009 14:34

Re: 买买提论坛看来的好文:硅谷小公司的政治斗争

Post by zizu » 16 Mar 2014 17:44

继续转完全文。

今天连着据了几个offer。据的时候还有点不好意思,因为帮我联系的那几个recuiter都很敬业,跟那帮烙印recuiter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回头还得好好写封邮件,表示感谢。
这里先给刚出道的童鞋一点小tip:
但凡有recuiter联系你,你要在linkedin上面找到他,并且尽量加上这个recuiter. 等你找到工作以后,也别得意忘形的觉得这些recuiter都没用了。找个时间,在linkedin上面给所有的recuiter都写个msg, 感谢他们曾经帮你找工作,并且说明你现在的工作是在哪里,做什么。有童鞋肯定觉得这么做是多此一举,那我就解释一下为什么要这么做。首先recruiter 工作是有策略的,不是说只要有个合适的位置,就会推荐你上去。为啥?因为比你合适的人多了去了。他得找他觉得最有可能拿到offer的人去面试这个机会。recuiter对你的印象如何,一定程度上是与你拿到interview的概率是有联系的。一个好的印象,可能会在不经意间就帮助了你自己。其次,recuiter的流动性比engineer只大不小。你不知道到今天在一个小破公司联系你的recuiter明天会去facebook还是whatsapp。让recuiter知道你目前的状况,可以让他在更大的概率上为你提供面试的机会。P.S. 根据我个人经历,大部分烙印recuiter/sourcer不符合以上规律,请酌情自行处理。我这人笨,这种tip自己根本总结不出来,是一个兄弟告诉我的。鉴于那个兄弟刚毕业就搞定了湾区贫困线,我觉得人家说的应该是有道理的。


接着说我以前公司的烂事。
以前提过,公司的最高处清洗完毕以后,又找来了个SVP大统领,负责整改公司的业务。公司的核心业务就是我们这组人在开发的东西。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release delay, 在VP的再接再厉的煽风点火和打压之下。公司觉得在这么搞下去不是个办法,决定让SVP来搞一搞业务。SVP和VP跑到我们site,听了个报告,开了个会。在大家惶惶不可终日了2个礼拜以后,SVP又跑来开了个pizza座谈会,发表了总结性的陈词:首先我们在开发的这个产品对公司的意义非常大,公司的发展是离不开我们开发的这个产品的。但是这个产品中存在一定问题,所以我们需要做出一点调整。我们需要尝试一些新的技术,并且在原班人马的支持下,引入一些外部的力量进行这些新的尝试。现在正在开发的这个产品有很大的客户群,非常重要,我们要继续开发并且要保证这个产品的稳定性。部分现有的开发人员在开发原产品的同时,要参与到新的开发中,与外部的力量进行合作开发。公司正在向着积极的方向发展,并且有希望在几个月后让新的尝试成为公司产品重要的组成部分。

大家看懂了吗?可能有部分童鞋没太看明白,下面我把这些话翻译成白话文:你们这帮货做出来的东西有客户在用,没法说扔就扔。现在这个傻逼产品烂透了,净给公司惹麻烦。根本不能指望你们这帮二货,这个活我得找别人来干。虽然烂,但这东西有客户在用,有合同在那呢,现在没法丢垃圾箱。要有人事变动,但是怎么变,我就不告诉你。老子要搞点新东西出来,就这样了,跪安吧。

SVP说完,问有什么问题。下面的人就开始叽叽喳喳了,有个哥们问了一句:那原来的产品还开发新的feature吗?没等SVP插话,engineer director就赶紧抢着说:当然要开发了,要按照既定的计划进行开发,下一期release要出来的feature一个都不能少。SVP看了看director, 没说话。
SVP走了以后,正是QA出测试结果的时候。100多个bug,大家一人领了几个,在那加班加点的fix。终于在release前2周没有什么大bug了。这时候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这期release终于可以按点完成了。我老板也得意的告诉我,这是2年多以来,第一次按时release。我欣喜的点了点头,心想就冲你这句话,换了谁都不会瞧这个组顺眼的。。。。bug fix完了以后,又是QA测试阶段,于是树童鞋回台湾happy去了,我们这帮人又没什么事情做了,打打foosball, 看看程序,这2周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期间被提拔为architect的DBA飞哥找了所有的SE谈话,看看哪些人会被叫去干新活,哪些会留下来继续搞当前的产品。我对这个无所谓,干什么都行。只盼着公司能早点IPO,这样我也算IPO过的成功人士了------虽然根本没多少stock option。
在产品release后那周基本上没什么事情做,所以要开例会的那天,我迟了点到办公室,进去一看,咦,都这点了,怎么空空如也。。。。。。肚哥,村长哥等人都不在。到是伟哥,我老板他们好像都在忙着什么。不管他,继续学自己的东西。该开例会了,发现肚哥他们还是没来,product director 和公司总部来的一个老女人坐在哪里嘻嘻哈哈的聊着,等到办公室仅剩的几个人愁眉苦脸的都到了以后,我意识到,操。。。。。。。。。
看着我老板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相比之下engineer director在那里眉飞色舞的试图让气氛活跃一点,我有一种想喊一嗓子,让大家一起上去扁他一顿的冲动。这尼玛都什么时候了,你tmd还在这耍宝?跟我烙印老板一样装个深沉逼不行么?你tmd少说两句话,可能我心里还能没那么膈应。正想着呢,那个二货director说到正题了,公司需要做一点调整,委屈各位了。下面把门卡都交出来,然后一个一个去老女人那里谈个心,领个信封啥的。。。。。没有被layoff过的童鞋可能不理解这种情况下的感受。实话实说,在就业市场还不错的情况下,其实layoff不是个大事儿。有些大公司给好几个月的package, 那简直就相当于带薪假期。对么有身份问题的人来说,无非是需要赶紧找工作,争取少点损失。有些同学需要维持身份就麻烦一点。但就我认识的需要维持身份的朋友,最后都没出什么问题----前提是你尽力去找了。但被layoff还是很不爽的一件事情,这就像你上学的时候在全班面前被告知不及格,就像你有点想法的女生告诉你“我们还是朋友”,就像你刚面试了一道题,就被请出了办公室。。。。。 layoff,是同样的赶脚。。。。。。。

在这种感觉中浸泡了几分钟以后,拿到老女人给的一个月工资,我心里反倒是轻松了点。等看着我老板也从口袋里拿出门卡放在桌子上,我心里就更轻松了。奥,原来你也被干掉了。。。。我心里更轻松了。。。其实我原本计划半年后在传说中的IPO之后动一下,没想到被先动了。仔细想想,这也不是个大事儿,无非是需要提前开始找工作了而已。当然了,如果找不到工作,无非是可能会上街推个小车捡瓶子而已。。。。。。拿着信封,去老板办公室,握了个手,表示非常高兴可以与他共事,希望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潜台词是你在硅谷混了这么多年,人脉比我多,找工作的时候罩着我点,我就有口饭吃了)。回到cube,伟哥过来握了个手,然后问我有没有U盘借用一下。当然没有了,有也不能借给你啊,傻子都知道你现在想从公司电脑上考点东西,考到我的U盘上?尼玛这种时候IT肯定都盯着这些电脑呢,你干点什么人家不知道?然后伟哥说他的电脑已经不能再登陆了,问能不能从我的电脑上考点东西出来。。。。。。。。我,我说你什么好呢?这时候UI的一个烙印哥们过来说话了,随便聊了几句,伟哥就回他的cube收拾东西去了。UI的烙印指着伟哥的背影恨恨的跟我说:就是这个货,搞的咱们都被layoff了。。。。。。。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听到这个我当时有点懵,问为什么?UI的哥们说,本来高层对这个组就不太满意,结果伟哥带着组里的人闹,跟高层告老板的状,搞得鸡犬不宁。结果就是高层觉得这帮人不干活净搞事。所以layoff跟伟哥绝对脱不了干系。说到这,这时候伟哥又走过来聊天了,UI的哥们就随便说了几句,回去收拾东西了。很快那几个被layoff的都走了,我倒是不着急,去上了个厕所。出来一看,肚哥他们回来了,看到我,他们脸上不太好看。说早晨以来就被美女director叫到另一面去了,这才知道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whatever, 再一起吃顿饭吧。肚哥请了我一个sub, 和其他几个人也随便聊了聊,我就收拾好东西,离开了那个待了近一年的办公室。

出来以后发现阳光很好,一改前几天的阴霾。走到海边,看了看海景,还真是不错。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每天都经过的地方其实很漂亮。只是从来都是大早晨匆匆走过,没有在中午阳光最好的时候欣赏过。看着海景,我想应该把这次layoff看成一个契机,与其在那里等不死不活的IPO,不如把自己逼到一个绝路上,没准就踏上了另一条更好的路呢,这都是说不准的事情,对吧?

回到家,老板打电话过来问寒问暖,慰问一下我受伤的心灵,最后加了一句:明天有空么,咱俩去starbucks聊聊?
过两天又该开始忙了,就趁现在有点时间把该说的说了吧。看到前面有小童鞋说想让给指点一下,呵呵,我自认为还没有这个资格。一个淹没在无数engineer里面的小角色,没有什么可以拿出来指点江山的。写这个帖子是希望能够用自己的经历给还没有多少职场经验的小童鞋一个了解公司内部斗争的机会。如果能够帮助你在工作中少被烙印或其他各类人fuck up 几回,那这个帖子写的就值了。同时希望更多的童鞋意识到,同胞的支持是非常重要的。公司就像一条船,你只是众多舵手之一。一个人改变不了一条大船前进的方向和速度。而很多时候,好的位置就只有那么多,在众多舵手这个微环境里,你要学会尽量不被别的舵手赶去刷厕所,或者更直接的,被踢下船。这个时候,人多,力量就大。

被踢出公司,看了看海景后,其实我并不是很沮丧。因为在职场上不是我踢开公司,就是公司踢开我,这个周而复始的过程总是避不开的,我有这个心理准备。唯一感觉不爽的是我还没有开始准备面试,这个有点头疼。相反,在电话那头极力安慰我的烙印老板倒是有点情绪激动,一边在那里安慰我,说要跟我好好聊聊,一边又对公司这次layoff 极度愤慨,这让我觉得有点滑稽。电话的信号不太好,我哼哼哈哈了几句以后,就定了第二天在starbuck里面跟老板开“例会”。

一见面,老板照例开始问寒问暖,然后宽慰我说现在市场很好,工作应该不难找。说道这次layoff,他说他几个月前就觉得不对,开始准备跑路的节奏了。。。。。。。。。我去你大爷的,我这才想起来,在过去几个月里,这货不止一次在跟我1 on 1 meeting的时候说公司不可能动我们这组人,让我不要因为公司有变动就出去找工作,还说因为domain knowledge很难短期内搞明白,外面的人不懂如何开发这些企业应用。尼玛你自己都在做准备了,还tmd一遍又一遍的忽悠我。。。。我面带笑容的喝了一口coffee,在心里默默问候了他几遍。。。。。。老板看着我,说:我的朋友,你进了公司以后,worked very hard, 表现非常好,这些被layoff的人里面,你是最冤的那个。。。。真的假的???然后他又说你一定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说是啊,这次这个事情有点突然,我不是太明白。老板看了看窗外,清了清嗓子,开始从古到今,从前到后把前因后果整个给我科普了一边。。。。。。。

在这个公司被母公司收购之前,母公司的VP想要用他自己写的一个框架做当前这个最核心的产品。公司的其他若干个产品都是基于这个框架的,按理说用同样的框架来做最核心的产品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公司高层没有买这个帐,而是收购了这个已经倒闭的公司,用现成的东西开发最核心的业务。对此,我老板的猜测是如果用了VP的框架,那VP的势力范围就太大了,那种情况下,整个公司不会有人敢动他,要是动了他,整个产品线就得完蛋。由于这个原因,在公司被收购以后,这个VP从一开始就不待见这个公司和这个产品。一直在想尽办法刁难和贬低这个组和这个组的工作。在当前那个二货director上位之前,有个比较牛逼的director,因为受不了这种打压,直接跑路了。牛逼director 跑路之后,我老板作为公司里最资深的,最懂这个产品的人没有被提升,VP把一个老美从QA组组长提成了director。至于原因吗,你懂的。。。。。。

在此之后,公司的director对VP的所有指令言听计从,而剩下的这些人,包括我老板和product 组的美女director都在尽力抗争。基本上就是底下的人提出了什么建议,VP都不喜欢听,VP让下面这帮人做的事情,做完了总是不满意。这种背后的斗争一直在持续,但情况一直比较稳定,直到最近几个月组内出现了一些变化。首先是VP从外面招了个老年DBA飞哥。飞哥是VP直接点名招进来的,所以飞哥从一开始就很大牌,开会的时候从来都只是闭着眼睛玩手机。在几个大佬开会确定产品开发路线的时候,飞哥的意见永远是与众不同的,对其他人的意见永远是反对的,这让我老板包括树童鞋都很头痛,有的时候我甚至能隔着conference room的门听到我老板emotional 的声音。但头痛归头痛,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飞哥是VP的buddy,是VP在这个site的眼线,所以没有人能说什么,做什么。日子不好过,但也能凑合着过。过着过着,就出了发哥的那档子事情,发哥是被踢出去了,但发哥走之前的大字报让高层对这个组的印象变得更差了。发哥之后还没等平静下来,伟哥又跟老板闹翻了脸,冲突一下子就升级了。说到伟哥,老板透过眼镜后面那幽怨的眼神,幽幽的跟我说:有些人是一条毒蛇,在你不注意的时候,就会狠咬你一口。然后开始跟我抱怨伟哥的种种所作所为是如何的天理不容。。。。。。。伟哥被招进来的时候,那感觉是没有什么是爷不会的。等开始干活了,就变成了没有什么活是能直接干利索的。。。。干不利索也就罢了,伟哥把老板交代的活扔在那,自己偷偷搞了些东西,绕过我老板和二货director,直接汇报给VP。。。。。VP看到邮件以后直接用F word问我老板what's going on in your team?
听到这,我不禁开始佩服伟哥,这真是作死的节奏。。。。。。在公司里越级汇报是最禁忌的事情之一,其禁忌程度仅次于没打招呼就去摸前台美女的屁股。如果你老板知道了你越级汇报,那基本上就宣告了你们之间是敌我关系。对此我有点不解,伟哥不过是个contractor而已,他有必要搞这么大动静么?老板说,你不了解印度人,而我作为烙印,能够看出来。他说伟哥这个人有点深藏不露,看起来很老实,其实骨子里野心很大,想要在这个公司里取得更高的地位,换句话说,想要取代我老板。。。。。

此后伟哥和我老板就闹的非常僵。这样一来,本来VP就想干掉这一组,一直跟高层说这组的坏话,组内部有飞哥跟VP穿一条裤子,有伟哥接过发哥的旗帜给上面写大字报。加之SVP又想插入自己的势力,不腾几个地方出来,没法很爽的插人。里外夹击之下,layoff就成了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说完之后,老板又很同情的看了看我:这个事情其实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但你还是被involve进来了。。。。。

involve了就involve了吧,向前看,抓紧找工作就是了。我本来想多聊聊关于找工作和让老板帮着打探打探工作机会的事情,但老板似乎还没说过瘾,又打开了话匣子。说起他自己的艰辛和不被理解。老板说他最少跟二货director要求了7,8次,提树童鞋当architect, 提村长哥当principal engineer, 提人见人爱的肚哥当senior engineer。但是那个二货director总是以各种理由推掉了。这些事情他又不能跟直接跟肚哥他们说,所以肚哥他们可能对老板也有点怨气,希望以后他们自己能明白过来做老板的各种不容易。。。。。。说到这里,老板又看了看窗外,眼神中充满了无奈和辛酸。。。。。我真的有点同情这厮了。。。。。

在starbuck聊完以后,老板还是经常会online ping我,鼓励我,给我加油,对此我非常感激他。时不时的老板又会问我是不是还跟公司的同事有联系,我说就是肚哥偶尔会跟我聊两句,问问工作找的怎么样了。然后老板还是会时不时的问我有没有跟公司的同事联系。。。。。几次三番之后,就是傻子也明白这不是简单的询问了。。。。我仔细想了想,才明白过来老板跟我说了这么多,其实是想让我给肚哥他们带个话,说不提拔他们不是老板的责任。。。。。。。都这时候了,老板还在琢磨着这个事情。。。。我想了想,难道。。。。老板有后手?
???
谢谢大家有兴趣听我在这里婆婆妈妈了这么长时间。上一个帖子后面有童鞋说这个公司水太深,建议这种地方少待,能走就走。我对此持不同意见。是可以走,但又走到哪里去呢?硅谷现在烙印的比例是多少?硅谷烙印化这个趋势停止了么?没有。看看今年h1b的申请就知道了。现在各大公司的高管里面不是烙印的有几个?这些都是无数次政治斗争的结果。有的时候你以为公司的斗争少,只是你没有看到而已。所有的公司本质上来说都是僧多粥少的,你要取得生存的资源,你就得学会去斗争。你要学会去斗争,自己又没有斗过,怎么办?那就去看点斗争的实况,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见过猪了,等真正吃猪肉的时候起码也有几分底气。对不?

等从老板的话里回过味儿来,我就找了个机会ping了一下肚哥,一顿嘻嘻哈哈之后,把老板想要我转述的话跟肚哥说了一下。我原本的期待是肚哥会说个谢谢啥的,表示对老板的同情。哪知道肚哥耐着性子看完我笨手笨脚的打出来那段英文后,直接给我回了一句:Dude, never believe anybody! never believe him!!!!!我操,这么严重啊?我一看这个回复,得赶紧问问怎么回事。结果肚哥当时有事情,就没问成。又过了段时间,树童鞋打电话过来慰问了。他说知道这个消息以后非常非常震惊,没想到这帮人动手这么快,而且不留一点余地。树童鞋以前是混大公司的,他说以前如果有layoff,起码之前会得到点消息,让早点动手准备一下找工作什么的,而且会给个还不错的package,让人有个缓冲的余地。这次这帮人说动手就动手,有点过分了。树童鞋还说现在去了办公室,看到我的座位是空的,心里感觉很寂寞,中午吃饭也找不到人一起了。其他剩下的几个烙印跟他也没什么交流,倒是跟被提起来的DBA飞哥打的火热,称兄道弟。这让树童鞋觉得更加孤单。我问那现在公司是个什么情况,树童鞋说DBA飞哥被提成architect了,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是听他的,director也基本上就是个摆设在那而已。飞哥说要在6个月内重新build from ground做出一个产品来,原来的产品就是维护一下能让现在的客户用就行了。

我说那不是扯淡么?让一个只做过DBA的人搞architect,就靠这么几个人,企业应用几个月搞出来?就是IBM, Oracle几个月要搞个能用的东西出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进度怎么样?树童鞋说是啊,他也觉得这事儿纯属扯淡,这都2个月了,还在那try out各种prototype呢。。。。。。。。树童鞋说我真是羡慕你,可以专心找工作。现在你们走了,所有维护的工作都交给我了,一堆的问题,而且还要帮他们搞新的东西每天忙个要死,想找工作都没有时间。又过了一段时间,我找树童鞋聊天,树童鞋的不满就更多了。现在连开发新东西都跟树童鞋没关系了。上面大佬来巡查的时候,二货director直接跟大佬介绍,这是树童鞋,专职维护现有的系统。。。。。。树童鞋说听到这个差点晕过去,尼玛让我一个architect在这帮着擦屁股也就算了,做开发不让我去,而且连招呼都不打,就把我定义成专职擦屁股的了。。。。。就此树童鞋仅有的一点得过且过的希望也破灭了,跟我说管不了那么多,也开始找工作了。


此后我又得知美女director也跑路了,去了另一个大公司,做到了比现在更高的职位。之后美女director还帮我refer了几个职位,并且无意中做了一次我的reference,说了我很多好话,帮我拿到了一个offer, 这都是后话了。老板在layoff后一直都有ping我,没事就聊几句,说个hi什么的。同时从老板那里得知,DBA飞哥当上了architect以后,断然回绝了用VP的framework开发新产品的建议,决定自己单独搞一套出来。其翻脸速度快的惊人。听到老板还在给我说这些内幕消息,我觉得大家以后很有可能是路人了,人家能做到这一步也不容易了。老板还说,他不是很着急找工作,想先歇一歇,2个月后再动手,我表示理解,毕竟人家拿着绿卡,家里还有另一份收入,短期内也不愁。等2个月到了,老板ping 我的时候,无意中提了一句,说我们可以share一下recuiter的信息嘛,你能不能把你的recuiter给我介绍一下。。
。。。


。。。。我。。。。。操。。。。。。尼玛原来在这等着我呢。。。。。。。


我彻头彻尾的想了一下,发现这厮之前跟我说的话,很多很多。言语之中,关心,慰问的很多,但是仔细想了一下,尼玛没一句是有用的。从来也没有提起用他的关系帮我refer一下什么的。很多时候都是车轱辘话,说过来说过去,他自己的信息基本上没跟我提过,但拐弯抹角的倒是从我这里套到了不少干货。这时候我开始重新认识我老板这个人了,也开始明白树童鞋说过的我老板这个人“不能说是个坏人,但是心里想法比较多”是什么意思了。此后又跟肚哥聊了一下,肚哥跟我说了点与我以前得到的信息截然不同的内容。肚哥说我老板这个人警惕心非常重,对自己的位置有很严重的危机感,生怕别人把他搞下去,所以对下面的人打压的非常厉害,有点什么想法都不让实施,在他手底下做事情,只能按照他说的去做,非常slavery。之前他们不能说什么,因为我老板是对这个产品最资深的人,但是后来村长哥和肚哥慢慢成长起来了,可以独当一面了,这种不满情绪就越来越大,所以他们想要推树童鞋做老大,把我老板打回engineer的原形。哪知道,树童鞋不想掺和这个事情,一心只读圣贤书。结果就是他们只好联合起来跟上层告状,表达不满,基本上除了我和树童鞋,其他人都参与告状了。而上面也利用这个机会把老板和作死的伟哥一起干掉,其他几个人,包括我在内都变成了牺牲品。。。。。。。。

我说可是老板说他真的跟二货director提过给你升级啊,他说现在还保留着那些email呢。肚哥的回答非常简洁有力:“bullshit!他以为我不知道??他给我们的review里面写的都是average, 尼玛拿着这种review,神仙也不能给你升职啊!!他说的那都是bullshit!!相反,他给其他组的人的review都很高,结果就是我们这帮干活的累死累活2年多没有升职,其他人平时都闲的淡出个鸟来,升职加薪一个都没落下。。。。。。”

到了这个时候,我开始对我老板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人才,什么是人才?这就是人才!
接着肚哥跟我说了更精彩的事情。

肚哥问我认不认识三胖哥,我说不认识。肚哥说他跟你没有overlap,所以可能不知道,三胖哥当年在公司混的时候跟老板处的不好,被老板fire了。看清楚,是“fire”了,不是layoff。之后三胖哥去了另一个公司,一不小心,在那个公司做到了比较高的位置。而那个公司也一不小心发展的非常好,工资比FLG只高不低,现在在大量招人。伟哥和其他一些哥们被layoff以后,就投奔三胖哥去了。三胖哥和村长哥是buddy.最近村长哥跟肚哥说,我老板联系他,让他帮忙联系一下三胖哥,看看能不能给refer到那个高速发展的公司里面去。。。。。。。。听到这里,想起我老板那幽怨的眼神,唏嘘的胡渣子,我顿时有一种惊为天人的赶脚。。。。。。。。这尼玛太牛逼了!!!!!老板曾经问我,二货director有没有找我聊过天,我说没有,当然,也的确没有。但从这里,我确认老板肯定是知道村长哥,肚哥他们一起联合造反的事情。只是在面子上,大家依然很融洽,他们几个依然是有说有笑,还经常一起吃个饭什么的。现在被layoff了以后,居然可以去找一个把自己搞走的人去求一个被自己搞走的人refer自己。。。。。。。我真的不能用言语表达此刻心中那种汹涌澎湃的敬仰了,此时我能做的,只有仰望星空。。。。。。。

此后老板还是经常联系我,但少了一些慰问的套话,开始一字一句的问我都面了哪些公司,都问了哪些问题,还专门让我去他家给他讲我面试的经历,和怎么拿到的面试。对此,怎么说呢,熟归熟,该讲原则的时候还是得讲原则,该热心的时候还是应该热心的,我把很多烙印recuiter的信息都发给了老板,当然还把很多满大街都有的面试题目。然后用我自己都听不太明白的英语,吐沫飞溅的给老板详细的介绍了一下我面试的情况。当然为了防止老板想面FLG而找不到方法,我特意找了几个NP的题目让老板热热身。。。。。

而对于树童鞋,我把我所有我总结的题目都发给了他,并且把所有据掉的offer和面试机会都帮他建立了connection。
有些朋友说他们喜欢看,在此表示感谢!还有朋友说想看第二部。。。。。。我个人衷心希望短期内不要再有机会写第二部了。layoff毕竟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把自己的不开心说出来,让大家开开心,虽然很二逼,但也算是个功德。我宁肯少积点这种功德。。。。。。。所有的纪实电影里都会说本情节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但其实里面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故事,都是真的。


求职这事儿说白了就是求人给口饭吃,而面试说白了就是替给你饭吃的公司招几个卖苦力的。哥们虽然现在落魄至到处求人给饭吃,但当年咱也是和公司的CEO,VP一起坐在桌子另一面,听他们吹各种牛逼的,大概知道一些招人的猫腻。所以那时候在只能坐11个人的小site里面,我搞进去了3个老中,其中包括一个专业跟计算机风马牛不相及的兄弟。如果不是因为傻逼红脖子HM从中作梗,我差点就搞进去第4个,一个基本上不会编程的小朋友。有不服气的童鞋,欢迎PK一下我的记录。

有童鞋在这里肯定会忧心充充的问:我推荐他进去了,他表现不好怎么办?他会连累我的。。。。。。尼玛一个连网页都都没怎么做过的小朋友,我都敢推荐,你这么想算男人么?公司里的很多事情只要是个人就能做,不会的话就学呗。你以为那些CEO,VP, architect都是怎么出来的?那都是fuck up了一个又一个project,一步一步用公司的资源作为垫脚石,慢慢爬上去的。你以为你老板高高在上,什么都懂,这是天生的?你去查查他的过去,看看他以前fuck up过多少project,干掉过多少异己,才爬上了今天的位置。公司不是上小学,你考了100分就可以傲视天下,只有你有了足够多的帮手,可以清除你的竞争对手,你才可以做稳你的位置,并且伺机向上爬。别把面试别人这事儿当成多么高大上的职业素养,多么serious的事情。就算你独具慧眼替公司招了一个steve jobs进来,这之后,公司除了会免费赠送一句thank you以外,其他的跟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所以招人的时候,除了在宏观上要招聪明能干活的人之外,微观上,招能够给自己和自己的族群带来最大利益的人,是千古不变的潜规则。你要是非要用明规则去做别人都用潜规则做的事情,呵呵,good luck。当然,如果你觉得让你老板摸摸你的脑袋,来一句:good boy 是你最大的利益,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另外,如果你觉得自己对同胞和烙印一视同仁,觉得自己做事情一身正气,问心无愧。那我要替你鼓掌,欢呼,衷心希望你下次被layoff的时候多感受一下烙印的一视同仁和一身正气。到时候被烙印玩死的同时,可千万不要希望同胞会照顾你呦!那样就没有一身正气了,对不对?




有童鞋回帖说看不明白人物关系,那我就在这大概梳理一下。也算写了个总结,有始有终。公司的原CEO F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我不知道,但在公司的时候,还是时常看到他发的邮件,各种警示格言,感叹人生,我深深的感觉他这是闲的蛋疼。现CEO卖糖水的,基本上看不到什么他的邮件,人家可能正忙着IPO呢。
新科SVP,号称Larry Ellison的buddy。估计正在抓紧时间安插他的人进来。我们这几个被layoff的已经给腾好了位置。。。。VP, 终于如愿以偿的把这组人都给收拾了,我老板被干掉了,美女director跑到别的公司高就了,我们的产品,他的眼中钉,终于要被新的产品取代了。不过,他的buddy, DBA飞哥翻脸不认人,拒绝按他的计划实施新产品的开发,算是给了这厮一记耳光。。。。。
二货engineer director, 办公楼总能听到他恐怖的笑声,听了这么久,我还是不太习惯,总觉得像驴叫。。。。。。这二货的管理基本上就是放羊,没有任何主见。所以有这么一个人在上面,对我老板来说,也是很头痛的一件事情。一方面他压着你,只要他在那,你永远不上去,另一方面这货不会罩着你,该牺牲你的时候,他会一边挥舞着手帕,一边一脚把你踢下船。。。。。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种人升职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他对上面来说,已经没有太多利用价值了。
美女director, 真的是美女,而且一听其说话,就知道不是那种花瓶美女。进公司的时间不长,招其进来的时候,本来感觉上还比二货director低一个职位,但等我离开公司之前,美女director已经是通天级的人物了。总部的消息都是她带回来发布的,而本来作为整个site的老大的二货director,只能坐在那里洗耳恭听。从这里可以看出,美女们,多打扮打扮。事业线,真的是事业线啊!!!!在另谋高就以后,美女director的级别就相当于我老板的老板的老板的老板。。。。。。这个时候,她还能够帮我这个没怎么说过话的小虾米refer,帮我在reference里面说了很多好话,其做人的水平可见一斑。。。。

肚哥,算是我在公司里的buddy了。基本上很罩着我,也时常点给我一些内部消息。被老板压迫了很久,最后决定和伟哥他们一起造反。但他也知道我的情况,没法跟他们一起同仇敌忾,所以没有在这件事情上拉我入伙。话说我倒是在学校里就认识一个从印度半岛南部那个国家出来的童鞋,黑是黑了点。但他们看起来好像都是那种每天都乐观向上的感觉。是不是那的人阳光晒得比较多,都这个样子?肚哥这样的总是乐呵呵的好人,跟大多数人都能合得来,大家也愿意跟肚哥打交道。所以肚哥在办公室里算是左右逢源。得知我又会回city,肚哥还惦记着找我一起去chinatown吃饭,因为我不去,他不知道该点什么。。。。。。村长哥,一听就知道是烙印,但总的来说,人不坏,但也不是很愿意帮忙。跟我没太多交集,因为他说话我真心听不懂,就连树童鞋都表示听他说话,压力很大。。。。。这哥们肚子里有货,是老板器重的2员大将之首,同时也是和老板苦大仇深的人之一。革命成功后,我怀疑这哥们应该是在实际上主持了整个新产品的开发,因为实在是看不出DBA飞哥有什么能力能够handle这么大的摊子。

伟哥,“憨厚”的烙印。从他的角度出发,搞出这些事情其实是无可厚非的。因为对他来说到了事业的突破点,必须要赌一把,赌赢了,以后事业就上了一个层次。赌输了,无非是换一家继续做,再找机会。结果是他赌输了,现在去了另一个地方继续,对他来说应该是无所谓的。

DBA飞哥,是作为VP的内线被招进来的。不负VP的深切期望,成功的搞掉了原公司的一套体系,并且建立了一套新体系。但另VP失望的是,这一套新体系是为飞哥自己量身定做的,没有去鸟VP的原计划。我其实不太明白为什么飞哥会冒这么大的险去搞一套自己的东西。后来经我老板指点我才明白:作为SQL server的DBA,飞哥的career path算是走到头了。随着big data的大面积铺开,以后SQL server DBA的路会越走越窄,职业风险很大。基本上DBA需要做的事情,很多程序员可以通过工具轻而易举的实现。而飞哥作为资深DBA,让他现在再去搞big data,他也搞不了了,岁数大了,要换马头没有那么容易。所以这次主持这个新的项目,做architect是他的一次赌博和升级。有了这个经验和title以后,他就有资本再骗到一个类似的职位,从而从一个DBA一跃升为管理层的人物。感觉老美做起事情来,心黑手辣其实不输烙印,但手段会显得高明一些。

这里肯定会有童鞋疑问:你做了一个项目就敢继续用architect的title, 玩的转其他的项目么?为什么不可以?做到上面以后,你以为你真的是需要运筹帷幄,对所有的技术都深思熟虑么?你要是这么想的话,那你会累死的。干活的人有的是,这个不用愁。到了那个时候,你的主要工作是做ppt,开会,吹牛逼,扯皮,推责任,拉关系,搞人事斗争。只要你记着没事就给手下的人几鞭子,让他们快点出活就行,这个管理层的泡泡,不是那么好捅破的。一旦捅破了,大家都脱光了干仗,所有的人都会很难看。后来我又打听了一下,现在真正干活的还是飞哥手下的村长哥他们,按照肚哥的话说“是给予了我们充分的信任,让我们放手去全力做我们想做的事情”。听树童鞋说,在layoff后,肚哥他们加班加点,周末都在干活,跟以前整天泡在foosball里面的情形截然不同,这甚至给树童鞋都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树童鞋,功高盖主,所以被一再打压。树童鞋其实人还不错,但是话不多,喜欢清净,不喜欢搞关系。这种性格其实进学校能好一点。但职场上时常刺刀见血的时候居多,恐怕你就是想清净,也清净不了。树童鞋曾经在吃饭的时候感叹,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我没好意思说实话,只是安慰了他一下。

最后,我老板。怎么说呢,总的来说他是失败了,而且败的非常惨。现在他去找工作都不太好定位,一方面mgr的工作没有那么多,他也不是个纯mgr。另一方面,人家一看他的简历上有mgr title,又是做engineer出身的, 那你找工作的原因是什么?奥,layoff,startup 里面的mgr被layoff,而公司还在那里,说白了就是斗争失败。那给你个engineer 的职位你会安于现状么?会不会一来了就把HM干掉?混到HM level的人里没有几个傻的,这些问题不是你想盖就能盖住的。

按照肚哥的话说,本来我老板手里是一手好牌,只要他打的合理,他本可以打出精彩绝伦的一场牌。他是公司里对这个核心产品最了解的人。公司里很多很多烙印,而他是公司里所有engineer 真正的管理者,如果要发展壮大这个产品,他是必须参与的人之一。但他败在自己手里了,把自己的同族都得罪光了。他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用见不得光的手段把天然的盟友一个个的推到了对面去。结果就是他不让别人好过,别人索性就拼个鱼死网破,也不让他好过。layoff之后,他是最大的输家,其所作所为还沦为手下人的笑柄。

看过了这些故事,希望对一些童鞋有所帮助,也希望大家在面试同胞的时候,少想点“我是公司的一部分,要为这个公司负责”的bullshit,多想想自己来日如果流落街头求人给口饭吃的时候,什么人会真的伸出援手。
完毕。
大姨妈毕业多年了,严禁叫学姐!要叫学姨!

User avatar
zizu
Posts: 214
Joined: 02 Apr 2009 14:34

Re: 买买提论坛看来的好文:小公司的政治斗争

Post by zizu » 12 Apr 2014 12:16

新加一篇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Apr 10 14:14:30 2014, 美东)


最近我工作最密切的合作伙伴是三哥, 感觉对他们 了解多了很多。 在北美职场,阿
三毕竟是中国人的 最大竞争对手。 在下跟成功两个字拉不上半点关 系,经验只适合
炮灰和底层管理,这里只是抛砖引 玉,希望能得到更多讨论。

先介绍一下自己的情况, 六年前进入公司, 从社会 底层的support, 到后来的
implementation, sales, account manager,project manager都做过。 我 自己编程
技术不过硬, 没法吃纯R&D的饭,学历如 果同级别的人是少林武当那我就是斧头帮出
来的, 情商用我妻子的话来说就是没法在国内混那种人。

优点是jack of all trades,相当于RPG里面的混合型 职业,能输出伤害能加血能控制
但什么都不精通那 种。 而且直觉不错,复杂的事情能简单处理,众说 纷纭的会议里
或一潭死水的项目里产生一剑封喉的 作用。Presentation skill不错。 部门一年前搞
了个 产品presentation大赛,有solo也有team performance,结果我二十分钟的solo
部分拿了那 次比赛唯一的满分,让我当时的小组赢得了和高层 吃大餐的机会。 当时
竞争对手全是sales/business 的白人,像我这种虽然在sales/business那边混但 额头
上被刺了老中技术人员六字的人能脱颖而出, 的确让头头刮目相看。 接着在下面一年
努力终于拿 到了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产品经理位置,为我编程 的人一只手就数的过来
但毕竟是自己的一亩三分 地。不得不叹一声媳妇终于熬成了婆。

我工作上走的最近的人就是一个三哥。号称印度 MIT的IIT毕业,进入我们部门不到一
年。 他和我合 作的项目最终让我如愿以偿拿到了产品经理的位 置。 他也从普通
implementation变成了我们部门大 头头的红人。 我告诉他,虽然现在他还没有名分,
五年内,如果我们两人都还在我们公司,他必然后 来居上,走的比我更远。这当然有
恭维成分,但也 是对他处事方法的肯定。

1) 增强自己ppt能力

很多人对ppt不屑一顾,实际上是非常错误的。 你 要展现自己的想法,无论是在公司
内部给头头做报 告,在客户面前推销产品,还是将来为你自己的公 司拉投资,都需要
好的ppt。 就算语言阿三有优 势,你没有理由ppt上输给他们。部门的ppt你应该 争着
做抢着做。绝大多数人其实不懂得如何做ppt。

做好ppt首先要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风格,阿三喜欢 的是麦肯锡business consulting
的风格。 大量的 table和diagram,各种2x2matrix,各种roadmap, 大量废话。 中国
人强的是执行能力,所以我选择的 是苹果乔帮主的超级简洁明了风格。 小米雷军,锤
子罗永浩都用这个风格。 网上随便看看他们的视频 就明白了。 文字要少而又少,字
体要大,图片要全 屏高清无码,visio diagram和roadmap千万不能照 搬,在ppt里重
新画一个超级简洁版,让观众一目了 然。 记得ppt不是报告,不需要细节,但一定要
把 你的idea以最简单直观visual的方式展现出来。

每一个ppt最好连一个主题故事。 比如谈产品整 合,可以讲乔帮主整合了手机/相机/
iPod成为 iPhone。 谈本土化产品特别是打开中国市场先谈 谈肯德基等等。 先给观众
讲个故事,道出主题,然 后围绕主题一个一个slide展开,最后重新点一下主 题。

每个ppt都需要画龙点睛之笔,也许只是让观众会心 一笑,也许只是让观众觉得你下了
功夫,总之你最 少应该有一个精心设计的slide来衬托整个deck。

2)增强自己沟通能力

首先不要怕英文有口音,阿三的Engrish不会比我们 好多少。 有了问题一定要说,做
了好事一定要人知 道。多写weekly/monthly update,meeting recap,发出去的时候
cc/bcc尽可能多的人。

练习演讲能力很重要,乔帮主一次演说是十几个小 时的准备。 多在家人面前练习,笨
而有效的方法是 把演讲稿写出来,然后反复阅读。 不需要死背但一 定要记得你自己
写好的神来之笔。 讲话节奏语气学 习乔帮主就可以了,注意他是怎样emphasize重点
的。可以加一些互动,问听众一些问题,make eye contact等都是演讲的基本功就不细
说了。

给自己洗脑,一定要相信自己的idea是正确的,相 信自己的产品是最好的。 骗人你得
先骗自己,你必 须像红卫兵完全相信主席语录那样相信自己的 idea。 哪怕是完全盲
目的也比不自信好。 金庸的 郭靖口才很差,但在蒙古人面前讲话的非常有力, 因为
他相信自己说的都是对的。 会议里气势, energy和passion比内容更重要。

3)要得到更多就必须付出更多

一天一共就24个小时,要比别人做的好,付出是必 要的。 苹果的厨子每天4:30am就开
始发email了。 不得不说我看到的三哥平均工作时间比中国人要 长。 能力越大,责任
越大。

其实每个人都会遇到这样的瓶颈,你房子买了,车 子买了,孩子有了,家庭收入双职
工二三十万不 难。 家里有全职保姆。 工作没有什么失业风险。 组里阿三欺负你,忍
忍算了,回家继续上网看电视 玩游戏。 能不能打开僵局就看你到底有多渴望胜利 了
。 人要上进就得给自己制造动力压力。 爱你的 家人希望给她们更多,恨工作上跟你
过不去的人, 恐惧你会被上级打入冷宫,贪婪的想吃掉别人的产 品项目,四项感情你
得占一项才能有动力。

我的三哥伙伴送给我最直接的告诫就是 "talk does not cook rice"。我们部门是七点
就没什么人了,绝 不是投行,但他为我们大头头做报告经常凌晨两三 点。 我们的项
目能成功,他出的力比我多。

4)牺牲大我,完成小我

加班有三不加,不要为同级别的人加班,如果客户 不可能因为这个问题今晚直接联系
上级不要为他们 加班,甚至再说绝一点,尽一切可能不要为你份内 的事情加班。 份
内的事情正常工作时间做就可以 了。 加班要加在上级能注意的事情上。

我去年一个ppt引用了让子弹飞里马拉火车的镜头。 任何公司任何组都会有很多问题是
需要马拉火车这 种brute force来解决的,很多时候你的boss会非常 happy的把它们塞
给老中,然后就忘了你。 三哥非 常懂得如何躲避这种工作,在必要的时候甚至值得
牺牲一部分和boss累计的友情点数直接拒绝。 尽 可能给自己留下空间做份外的事情你
才有可能获得 提升。知道什么时候该有bandwidth,什么时候没 有bandwidth。什么时
候可以站出来当英雄,什么 时候要耍萌装狗熊。能不能躲开junk project基本上 决定
了你的review。

千万不要做team player。 在同级别的,不是中国 人的,和你没什么交情的人面前,
你很多东西不知 道,保护自己的知识,让他们多绕些弯路减少 productivity更能突出
你的作用,更重要的是不会以 后来烦你浪费你的时间。在上级面前你什么都知 道。

一个项目,一个季度blow up不可怕,可怕的是你马 拉火车一样的把它完成了。以后这
些垃圾都按在你 头上了。 而且你替上面掩盖了很多问题,长跑上还 是死,你只不过
让它苟延残喘并没解决根本问题。 只有死亡才能换取生命。 很多时候一个产品或项目
夭折反而对公司来说是健康的。 而且会给你制造机 会,上级在一切形式大好的时候
是不会调动人员重 用你的。

5)关心公司业绩,有自己的想法

当年韩信是个小兵的时候就analyze上级的用兵,思 考自己会怎么做,这样的人才有可
能有一天是将 军。 关心公司走向,意淫自己是decision maker, 这样有机会谈
business strategy的时候才能出口成 章。 记住跟高层谈话的时候要谈solution,抱
怨他 们听太多了。 现在的产品成败钱不是从你的口袋里 出,solution是否成功都是
非常难得的练习机会。 平常不会去想的问题,有机会发表意见的时候你肯 定说不出来。

经常问自己,如果你是头头,你会如何整顿手下的 产品和部门,怎样才能把公司变的
更好? 先知道什 么是正确的,然后根据实际情况思考如何才能实 现? 其实就算是乔
布斯这样的独裁者CEO也不是所 有想做的事情就能做的了的。 雷厉风行在小公司小 部
门小地方能取得短期效果,但林子大了,鸟多 了,就得不温不火恰到好处了。

6)关心派系斗争,对症下药

我的伙伴对公司政治斗争非常关心,提前开始抱大 腿,建立各种touch point,有了小
问题会有人帮 忙,而且在提出proposal的时候也能够更好的平衡 各组的利益,找出可
以实现的方案。 我提出的永远 是最直接合理的方案,但经常忽略别人的感受,在
collaboration这方面做的远远不够。 这使我在有控 制权的时候快刀斩乱麻,主动权
不在手里就捉襟见 肘了。对各个部门的动向都应该关注,知己知彼才 能提出大家都能
接受的方案。

很多中国人不欣赏阿三不停的组织会议,写各种 recap,让别人提出方案,自己take
credit的做法。 欣赏的是能力排众议独裁式的手法。 我只能说刘邦 是典型的
collaboration guy,项羽是独裁,结果大 家知道了。乔帮主复出能把苹果从破产带到
世界第 一市值正是因为他提高了collaboration的能力才能 发挥出众多手下的实力。

上级关心的是sales,底层关心的是support和 implementation。 我三哥伙伴为他们组
产品定价的 时候一开始算的全是cost,细致到每个用户要占用 多少服务器资源,
implement每个account需要多少 小时,然后围绕这个定价。我跟他说当年YouTube 被
谷歌几亿收购的时候每个月赔的钱是六位数。 我 们部门十年前是免费产品,现在每年
也有几个亿 了,先有了sales,打开了市场再考虑cost。 他反 复改了几次,上面最后
打出的价格比我想象的还 低。因为他们业绩非常惨淡,饥不择食。 同样的, 给底层
的人发update的时候,要告诉他们产品如何 更好用了,how I am making your life a
lot easier。 报喜不报忧。很多时候morale比real benefit更有效。

7) 眼光放远些

中国人追求的是短期的成果,bottom-up approach,用一个接一个的局部胜利来打造一
个王 朝。 印度人讲究大局观,长期效应,top-down approach。 所以北美中国人一般
来说是 executioner,前线的炮灰和底层管理,印度人能更 好的在高层有一席之地跟
他们能打出long term vision这张空头支票有相当关系。两种方法其实没 有对错,短
期中国在亚洲必然是打的印度找不到 北,但长期鹿死谁手还很难说。适当显示一下你
的 高瞻远瞩是必要的。

career也是一样。 我对我的三哥partner说我不知道 三年后我会做什么,但我会不停
的寻找捕捉机会。 我希望能create value,而不是add value。三哥则 是有长期目标
,希望做COO类型的位置,选择的部 门和项目都尽量fit his long term goals,哪怕
有捷 径可以升级如果不是长期板块的一部分他仍然不会 动心。 前不久我说他完全可
以先争取一个技术组的 组长,他说那个组很烂,套住了就出不来了,而且 他希望能转
大姨妈毕业多年了,严禁叫学姐!要叫学姨!

User avatar
zizu
Posts: 214
Joined: 02 Apr 2009 14:34

Re: 买买提论坛看来的好文:小公司的政治斗争

Post by zizu » 10 May 2014 18:31

第三个故事。看到后来,其实除了印度人泱泱占绝大多数的公司,人口比较均衡的公司里好些斗争与中印哪国人并没有太大关系。

来源: BetterBest
这个小印很厉害,年纪轻轻就级别很高,在隔壁大组,比姐还高一级。人很聪明,特别会玩政治。谢天谢地他是我朋友这一类的,不是对手也更不是敌人。以后他也许会有机会做CEO,不过我是个现实的人,不认为会从此获得什么好处。这年月在职场混,只要不树敌,就很成功了。

我是他的贵人。当年被大老板急招进这个新团队后,急需一个高级项目经理,有预算审批权的那种,不是遍地都是混日子搅脏水的小PM们。当时手里没有合适的老中人选,只得他一个人,名校MBA毕业,带领一众虾兵蟹将还按时成功地搞出来一个很有挑战性的产品。另说一句,我周围的老中,都非常聪明也能干,技术也过硬,但他们普遍没有雄心,一心一意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每天都醉心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哪里有打折好deal有好餐馆是他们最关心的话题。老实说,我也有这个特点。。。我把手机里老中的名字反复过了三遍,都没有the possible candidates that are even close。于是把目光落到这个小印身上,正好他也特别想到这个公司的新团队,于是一拍即合,把简历寄过来,我给了大老板。

大老板足足花了三个月的时间,跟他见了好几次面,最终要做决定的时候,把我拉进一间小会议室,关上门,问我的意见。我说,如果此人不合适,那我就没有合适的人选了。我问他怎么评价我的能力,大老板说,非常优秀。我回答,这个候选人的能力远在我之上,特别是人际关系的处理非常圆滑,不像我,由于背景和成长环境的缘故,这方面很生涩,很geeky,我更合适做技术。你的团队同时需要我和他这样的人。

小印就这样进来了。果然他做得有声有色,在同类其他产品一一遭遇滑铁卢之际,只有他这个产品顺利进入市场。当然他明确要求我带头为他做用户技术支持。后来好几次私底下碰到,他一再说要找机会好好感谢我。我自然婉拒,说因为我refer他进来的,他的成功,也是我的成功。也因为这,大老板对我特别客气,别的成员都被他直接间接损过,唯独我,连一句重话都没有说过。

在职场想做成一件事是非常不容易的。有的人谁都不想得罪,但最后所有人都不高兴,事情也做不成。有的人拎得清,看人下菜碟,保证主力满意,剩下的小白丁们好好干活就够了。小印后来产品投放成功,但也收获了不少抱怨。在我看来,这些都很正常。但在这个过程中,我开始慢慢地跟小印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想来我的个性是更倾向于远离是非中心的吧。

刚刚发生一个小故事。公司某个数据库突然发生故障,用户登录不进去。小印比较着急,跟IT催,IT要求我们合作,要log。小印忙了半天,搞不下来log,就把要求转给我。我半个小时解决,log送给IT,并CC小印。小印松了一口气,赶着过来谢我。这个故事很标准,我听到的很多说法就是,老印的技术普遍不如老中,这里果然得到了印证。

有趣的是,这小印看不惯我手下的老印,从来都不跟他说话。后来谈起这个话题,小印很不屑,说那老印的个性有问题,所有人feel that it is extremely difficult to work with him. "he is so full of himself, while he actually knows nothing and provides no value",他很轻蔑地说。只是我们公司的文化是轻易不炒人,只能等机会裁掉他和他这样的。

职场是个很有趣的地方,可以遇见那么多不同的人,来自不同的文化背景。我学到的做人的艺术,远远多于从我家庭和朋友那里得到的,很多时候让我沉思和反省,每天都会有一点点不同和长进。

我是做挨踢的,办公室里有个老印,被老板指名派给我,我做他的lead。这lead没什么好事,干活多,还没人事权,他跟我一样都report给我老板。这种脑残的设置使他根本就不把我放眼里,我说什么他不听,老板派给我俩的活,最后十有八九是我来做,然后他来take credit,日子过得太舒服了。

一年后,我累得受不了,也憋了一肚子气,跟老板说这个lead我不做了,太累,而且以后您派活,把我们俩的责任分开,我不愿意跟他一起做,因为他能力有限不说,还懒,最后都是我罩着他,长期下来对我不公平。老板很吃惊,说看来你委屈了很久,那好,从现在开始我把你俩职责分开。我回头跟老印说,以后凡是工作上的事,我们用email联系。

老印开始不爽,说咱们都挨着坐,直接talk就行了,为啥用Email?我皮笑肉不笑地说,verbal没有tracking record,容易造成沟通误会,会误事的,怕万一碰到大事,咱俩说不清楚也担当不起,所以从现在起,一切都用email沟通,有助于生产效率,尽可能避免,misunderstanding 或者是miscommunication。他瞪着俩大眼珠子,不吱声了。

最后一项共同的任务,我俩分摊50% - 50%,期限为两周。一周后我跟他update status,他说他缺乏必要的support,所以只做好15%。我做好了80% +,所以他要求我cover他。我说好,回头给老板发email,cc给老印,说鉴于我完成了80%+, 而xx(老印的名字)只做好15%,我愿意挤时间做他无法完成的部分,要他只留下他认为自己能handle的部分,其余的发给我来完成。老印不高兴,说这样的事何必让老板知道,我说有必要,姐一次两次帮你没问题,可不能老罩着你,我也需要recognition。说这话的时候觉得自己的脸皮又厚了一层。

老板很吃惊,觉得我俩的任务进度相差太大,决定好好考察他。很快地又来了一个任务,老板将其分配给他。发email request的时候没有cc给我,所以我不知道细节。两天后,老印吞吞吐吐跟我说,有个任务他需要我支持。我说什么任务,我不知情,而且也很忙,无法支持你,除非老板明说了需要我,再另说。他说那我没办法做完这个,我说那你就跟老板说你做不了不就完了,推掉呗。这家伙真的就写了封长email跟老板说他如何忙,无法按时做完这个新任务。不到一个小时,老板给我单独发email,要我assess这个任务的工作量。我看了看,觉得工作量根本不大,完全可以再要求的时间内交工,就如实跟老板说了,并说明,如果他需要我来做这个,我可以立刻开始,即使加班也没问题。老板一直没有回答我,第二天老印沮丧地跟我说,老板要求他按时单独完成,少废话。

几天前开weekly例会,我吃惊地发现这老印居然把我做的一项大部分工作完全写到他的名下,于是我当众指出,这一条不准确,我们可以登录到数据库看看到底是谁做的主要工作 - 是我,而不是他。报告准确是我们这个行业的起码要求,希望他下次改正。老印涨红了脸,当场跟我说,you don't need to make this big,this is not a big thing. 我本来想收山了的,于是火起,回答说这可不是something small, 对我是credit被人给take了,对他来说这是撒谎,他应该感谢我现在就指出这个,如果传出去,该没人信任他了。而且希望他明白,这事情无关personal,纯粹professional, end of discussion.

刚刚有另外一组的同事过来跟我抱怨他没有提供说好的技术支持,开会净听他说话了,可是made no point, no sense at all. 我又皮笑肉不笑地说,请你跟我老板反映,他现在正需要你的反馈好提高我们这个组的工作竞争力,谢谢合作。

丫自打一开始就跟我扑扑楞楞的不听使唤,给姐上眼药,这回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我服务的公司,也算是知名大企业。项目多,人员杂,大家混口饭吃,都不容易哈。这个老印的事,不能急,时候到了自然会有收拾他的机会。我们马上要搞一个整 合,肯定会有措施trim the fat,作为我老板,当然不愿意主动开人,我呢,也不想继续受委屈,才开始整治这个老印,同时也让老板了解下真相。上边说了,这老印,是我上一个老板招进 来的,原来是做质检的,结果给同事投诉得厉害,只好去做certification,又被投诉,实在无路可走了,前老板跟我说收留他,从entry level做起,给他最后一次机会,看在他当时也是果断拍板几小时内就做决定把我招进来的份上,希望我投桃报李收留他。我心一软,就答应了 - 其实就算不答应,也得收留他,何必不卖个顺水人情。就这样请了这么个祖宗进来。没想到这混蛋恩将仇报,看我对他一贯和颜悦色,胆子肥起来了,要炸翅,不开 始收拾他是不行的。

这条线就先到此为止,等整合过后再看情况。同时也说说我还干了些啥。

我们项目紧的时候,就招合同工进来帮忙。去年我周围呼啦啦一下子坐满了五个小合同工,四个小印,一个小中。几个月后,小中弟弟苦着脸找我,跟我叫大姐,说 刚做完中期review,老板对他的评价不好,等做完这个项目要请他走人。我跟他说,这不过才是中期review,还有一半的机会翻牌,他要改变策略,不 能只低头拉车,不抬头看路。小中弟弟早来晚走,很勤力,就是木讷,不爱说,这是职场大忌 - 你做了事,不找机会四处宣传宣传,谁知道你干了什么。我叫他每天跟老板早请示晚汇报,每天都在小组范围内发updates,主动问别人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 方。小中弟弟千恩万谢地去了。几个月过去了,他找我汇报说,老板对他很满意,留下他,走人的是另个小印,而且他有机会转为employee。实在为他高 兴,至少他的身份不用愁了。

因为先前这个烦人的老印,我开始物色别人,准备时候到了来代替这个白眼狼。正好,旁边组有一个小中,才三十来岁,非常聪明能干,他主动找到我,说他的主管 净给他一些别人做不了的项目,让他给人擦屁股,千辛万苦地做好了,也没有被承认过。他很不开心,想跟我做。我简直太高兴了,这小伙子比我能干多了,前途大 大地,如果他愿意过来,我情愿让他做我的lead。那一阶段,每次跟老板汇报进度,complain那个老印已经是例行公事,我索性跟老板建议,如果不想 影响进度拖后腿,可以请这个小中帮忙,反正都是一个大组的,都report给这个老板。加上我这里本来就缺人,老板就答应了。这个小中真能干啊,活儿做得 漂亮干净,我每次都大加表扬,甚至跟老板表示,如果可以,他做lead我举双手赞成,因为我觉得他的potential比我大。小中说啥都不肯做 lead,就要跟我混,老板也没答应我的这个请求,但是决定把他正式调入我这个小组,上周刚刚发布的正式通知。这样老印处于明显的少数和劣势,我也开始比 较明目张胆地无视他的存在了。

虽然我没有做出什么名堂,但在职场也混了近二十年,全靠自己的实力,从来都没有玩过政治。但现在看来,不开始玩是不行了 - 人家都打到自己家门口了!在这个丛林社会,每个人都拼命厮杀,争取扩大自己的领地和势力范围,不这样就无法生存。作为肯吃苦肯钻研的老中,我们应该团结一 致,为自己人说话,为自己人打天下。我们要尽可能熟悉这个游戏规则,训练自己老谋深算,要有耐心,要沉得住气,我们会有自己的一片天。
大姨妈毕业多年了,严禁叫学姐!要叫学姨!

admin
Site Admin
Posts: 16
Joined: 13 Dec 2005 16:10

Re: 买买提论坛看来的好文:小公司的政治斗争

Post by admin » 07 Jan 2017 14:38

加一个简明的公司政治框架:瞎扯办公室政治 博文系列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8674/all.html

Post Reply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No registered users and 2 guests